“对于不懂时尚的吊丝网民,认识奢侈品是从围观官员八卦开始的。”有媒体近日总结落马官员的奢侈品情结时,罗列了不少贪官的行头。比如,有着“LV女王”头衔的辽宁抚顺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江润黎,专门有座190平米的宅子用来存放奢侈品,她的存货包括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六百多件金银首饰,总价值超420万元。她在舆论对众多落马官员关注度上的“胜出”,完全是因为她对奢侈品近乎于疯狂的迷恋癖好,使她力压群贪,成为一个典型如果不是纪委的统计,估计这位地级市的前副秘书长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拥有多少的奢侈品,许多人毕一生努力都未必能得到一件的奢侈品,她有整整一屋。乖乖,这是何等的气派,何等的令人惊叹?但不能不说的是,她这种把数量当成质量的追求方式,实在是品位低下,除了显示她的“穷”之外,便再无别的意义。她以一种近乎于病态的心理,像神话传说中龙的第五个儿子饕餮兽那样,不计后果疯狂地吃,直至把自己撑死为止。这之中让人看到的,是一种难以消解的焦虑,这是典型的“心穷”表现,即使拥有的东西再多,她也会觉得自己还缺点什么。但是,也许她永远都搞不明白的是,她所缺的,并不是物质能给她的——即使把巴黎老佛爷百货都搬给她,她也觉得少了点什么。因为她的内心,缺少满足感,而这种满足感,来自于强大内心世界。她那装满奢侈品的190平米大房子里,几乎什么都有了,惟独没有书江润黎这种状态,并不是个例,而是一种通病。这种病的主要症状是:没有信仰,没有道德感,更没有感恩和满足感,不明白财富的真正意义和快乐的本质,将物质作为惟一的追求目标和成功衡量标准。其他落马的官员,情况大抵如此其实,稍有点常识的人都明白,做官做到她那个级别,只要没有大的闪失,即便退休,也会合理合法地过着比多数普通人更富足安稳的生活,她有什么必要疯狂地抓来自己五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和奢侈品在手上,这些东西,不仅没有给他带来安详的人生,反而让她陷入到万劫不复的深渊。纵有华屋千间,不过是求安枕一方。拥有足以开一座博物馆的奢侈品,并没有为她带来幸福。因为她不知道,人最大的幸福和美满,究竟是什么?

 

江润黎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在极端物化的社会氛围中,缺少精神与信仰,缺少对国家和民众利益的敬畏,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官员有多么可怕。她们以疯狂得不可理喻的方式,在掠夺财富,最终被财富所吞没,她是一个害了心穷症的病人,在当下的社会中,得这种病的人还很多,他们即使坐在金山上,他们也觉得穷,因为他们心里有一个无底洞,可以吞下他们自己。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穷人。